快捷搜索:

我也来楬橥一下我做的案板收纳盒不心爱的小主

  

我也来楬橥一下我做的案板收纳盒不心爱的小主

  

我也来楬橥一下我做的案板收纳盒不心爱的小主

  每一天都少不了吃吃。当然要好吃的菜看上去,都有食欲,都可以多吃几碗饭。我来晒一晒,上次去外婆家吃到的菜。 图文原创。 首先先来一个全图。当然后面还有菜,没有时间去拍,因为,菜上的差不多的时候,人都坐满了。根本没办法拍照。所以每次都是躲到厨房里面,先拍照再端出去。这个是家里面自己泡的,鸡爪,酸酸的,味道还挺不错的哟。凉拌猪耳朵。一般挺适合下酒吃,不过这道菜的话不辣。拌的味道不是那么辣。凉拌鸡肉,这个鸡肉的话也是外婆家自己养的鸡哟。吃起来特别好吃。正是烤鸭这道菜的话是,外面买的,不是自己做的哟。蚕豆折耳根。在我们这边一般都是喜欢这样搭配凉拌的。猪肚鸡,烧的莴笋,还有火腿肠哟。这样搭配的话,既好看又有食欲的哟。当然。少不了香肠哟,这个是外婆家,灌的香肠,味道还挺不错的哟。还有腊肉哟,这腊肉是五花肉制作的哟,切的特别的薄。挺香的就是,肥肥的。吃多了也会油腻。不知道你们觉得这些菜怎么样?欢迎过来评论哟。@@紫藤维依 我来了,有空看一下哟。

  我有老公,但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种事。我想离婚。我们结婚四年早就没有感情了,他经常不回家,我知道他在外面有人,我也经常跟朋友出去玩,前几天朋友又约我出去......吵闹的酒吧里,苏安安想到出门前整了一把苏紫菡,心情不由地大好,手边的啤酒拿起倒头就喝。到后头,脑袋晕眩眩的,仗着酒胆,一口应下好友傅芯的赌局。 “安安,门口进来的是个男人你上,是个女人我上!” “要亲对方的嘴,敢不敢玩!”带着酒味,傅芯大声说道。 赌就赌,谁怕谁!苏安安应道,她要知道这家酒吧来的男客多于女客,就不会趁着醉意答应傅芯玩这无聊的游戏。 果真,昏暗的门口处,一个男人迈步进来。苏安安坐的位置反着光瞧不清楚男人的面容,更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。 既然赌了,管他丑还是龊的,苏安安被傅芯的催促下,只能仗着酒量上了。 “来!”苏安安快速上前,拦住男人的去向,她抬起头,看到男人性感的嘴唇。“小样,亲个!” 说着时,她踮起脚尖直接吻向男人。 管他长得怎样,嘴唇瞧着好看就行。 才碰到,苏安安被男人推开,“滚!” 男人的声音清冷冷厉带着浓浓的不悦,苏安安的露脐装,超短裙还有妖艳的浓妆,显然他把她当作不正经的女人。 苏安安被推开,向后退了一步。 她吻到了,想着时,她笑着向后朝傅芯挑眉,再转身看向男人的面容。 一张好看的面容,好似经过人的雕琢过,没有半点的缺陷,完美得很,再往上他深邃的双目冷沉地瞧着她,眼底盛着怒意。 男人好看是好看,不过,为什么他看着眼熟! “老……”就差一点,后面的“公”字,苏安安脱口而出。 老公!对,她想唤的就是这个词。面前冷着面容的男人不正是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新婚老公。 要不是看到他,她差点忘记自己是妇女一枚。 最晕的是,她认出他,他皱着眉头再瞧了她一眼直接从旁边离开。 他没认出她! 也对,她被送到顾家后半个月,和他见面的次数扳着手指都数得很清楚,而且每次见面的地点在床上。 关了灯,脱了衣服见的面,这穿上衣服,化个妆顾墨成自然不认识她。 也幸好,他没认出自己! 苏安安想着时,人已经丢下傅芯跑出了酒吧,她不敢多呆,虽然这刻顾墨成没认出自己,难保他想起来。 顾墨成,顾家的掌权者,年三十一,对十九岁的苏安安来说大叔一枚。外界传言,顾墨成清冷狠戾,不好女色。 清冷狠戾,喜怒不定,苏安安是承认的。 不好女色?他们结婚半个月,他们见面两次,每次目的都是他要睡她,一睡一个晚上,战斗力十足。所以不好女色这点,苏安安不清楚别人是怎么传。要不是因为这,她也不会嫁给顾墨成。 回去的路上,苏安安边拿出镜子慢悠悠地在出租车里卸着妆,边用耳机打算同傅芯打电话解释。 电话没拨出去,先有个电话进来。 “夫人!”是顾宅的管家打来电话。 “陈叔,我刚从同学家做完功课,马上就到家了。”苏安安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。 “先生半个小时后回来,他让你准备准备!” 温馨提示: 喜欢这篇文章,点击右上角心形,收藏后便于下次阅读哦!

  秋意渐浓, 可本宝宝不开森! 过敏,过敏,过敏 脸也过敏[流眼泪] 最近一天跑两趟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康泰蚕蛹批发 河南11选5 极速快3官网 彩世界彩票官网 PK10牛牛官网 广西快三平台 捷克娱乐 快乐时时彩平台官网 江苏快3走势图 118图库彩图跑狗图